外资又爆买!1月净买入3000亿中国债券,持有总规模涨超六成!扫货力度罕见,能否持续?

外资又在买买买!

日前,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布数据,1月境外机构投资者买入债券7148亿元,卖出债券4154亿元,净买入2994亿元,外资单月增持中国债券的规模接近3000亿元。

同时,据中央结算公司和上海清算所数据统计,中央结算公司2021年1月债券托管量(按投资者)数据显示,境外机构投资者的债券托管量大幅增长,1月境外机构债券托管面额为30567.75亿元,同比上涨62.09%,相较上年末上涨5.96%。

显而易见,外资买入中国债券的力度前所罕有。市场人士分析,中美利差持续高位、国内债券市场对外不断加强等推动了外资涌入中国市场。

随着美债收益率上行,买入中国国债力度有可能边际减弱,但是持续买入中国国债的大方向不会变化。即使美债收益率上行,距离中债收益率仍有相当大差距,同时全球机构投资者配置中国债券的比重仍有很大提升空间。

外资爆买中国债券

2021年,人民币升值和美元指数走弱预期高企,叠加海外金融市场持续震荡,人民币资产成为全球投资者分散投资风险的重要选项,受到境外市场参与者追捧。

根据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数据,2021年1月,境外机构投资者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共达成现券交易11302亿元,环比增加44%,交易量占同期现券市场总成交量的约4%。

1月境外机构投资者买入债券7148亿元,卖出债券4154亿元,净买入2994亿元。其中,通过结算代理模式达成5419亿元,净买入2038亿元;通过债券通模式达成5883亿元,净买入956亿元。

债券通公司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月末,境外机构累计持有银行间市场债券3.48万亿元,较2020年12月末增加2228亿元,创2017年7月债券通开通以来新高。

此外,至2021年1月末,境外入市投资者总数达到2404家,涉及全球34个国家及地区,本月新入市境外投资者52家,全球排名前100的资产管理公司中有76家完成债券通备案入市。

中美利差持续维持高位是外资买入中国债券的核心动力之一。wind数据显示,截至2月5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1.15%,而国内10年期国债收益率高达3.23%,中美利差持续维持高位。

“目前,中国国债收益率相较美、日、欧等世界主要发达经济体具有明显相对优势,其中中美利差持续运行在200bp以上的高位区间。在主要发达经济体实行负利率或零利率的时期,中国始终保持常态化货币政策,这进一步增加了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东方金诚国际团队负责人常征接受券商中国记者采访时表示。

开源证券研究所固收首席分析师杨为敩也表示,两方面原因可能会推动外资对人民币债券的配置节奏加快,其一是人民币相对美元持续升值,其二是中国债券收益率持续上升,这导致人民币债券在收益上对外资的吸引力持续上升。

他表示,随着去年年中的债券收益率的持续上升和人民币持续升值,外资对人民币债券都处于加快配置的状态,今年一月份,人民币相对美元也总体升值,而且随着货币政策的收缩,债券收益率也维持于高位,这些都导致外资的快速流入

另外,国内债券市场投资渠道的多元化发展,以及配套制度不断完善,均带动境外机构增持人民币债券,中国债市成为国际投资者配置资产的重要路径。

“中国债券开放是大势所趋,国内监管层推进积极推进,国外债券指数也积极纳入。同时,人民币汇率已经基本市场化,对海外投资者而言,人民币汇率的政策风险下降。”太平洋证券分析师陈曦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

年内仍然持续买入

外资已连续3年净买入国内债券市场,随着中国债券市场加速对外开放进程,境外机构在中国债市的参与度明显提高,2020年外资大规模流入中国债券,幅度显著超过往年。

进入2021年,外资流入的力度不减。据中央结算公司和上海清算所数据统计,中央结算公司2021年1月债券托管量(按投资者)数据显示,境外机构投资者的债券托管量大幅增长,1月境外机构债券托管面额为30567.75亿元,同比上涨62.09%,相较上年末上涨5.96%。

年内外资还会持续大规模涌入吗?

常征认为,短期内外资机构增持中国债券的势头还会延续。凭借中国疫情防控和经济复苏的领先优势,叠加国内家庭需求与境外需求增加、政策刺激等因素,2021年中国经济预计还会保持全球领先增长水平。这将从结构上支撑人民币资产对外资机构的吸引力。

同时,中美利差持续处于历史高位,叠加国内金融对外开放力度持续加大,都将刺激外资的配置需求,促使海外资本净流入不断增加。

杨为敩也持有类似观点,他表示:“中国相对于海外的收益率优势还会持续上升。其原因在于:后续全球通胀可能会持续推高大宗商品的价格,且这些上升的大宗商品价格可能会通过一价定律输入境内,造成中国工业品的价格上升。

虽然这种源于海外的通胀可能会同时推动中国及海外的收益率水平向上,但由于中国GDP中的第二产业占比更高,因此中国的基本面可能因此而上升得更加剧烈,以此来带动中国收益率出现幅度更大的抬升,这种情况依然会带来海外资金加快配置中国债券。”

但是,外资买入中国债券的力度可能边际缩减,核心在于中美利差可能收敛。

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近期指出,在全球经济复苏共振的影响下,中美利率可能会出现同向走势。但考虑到当前美国经济基本面恢复尚未显现,海外疫情还在发酵,国内疫情也多少面临不确定性,全球经济回升共振或尚未到来,在这种情形下美元升值和美债收益率上行的影响更有可能是通过新兴市场国家汇率贬值的途径,影响风险资产表现,推动中美利差缩窄。

明明认为,美债收益率最高可能将回到1.5%左右,中美利差可能收敛至100-150BP区间,同时叠加新兴市场股票受到压制和人民币汇率回调的可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短期或将触及3.0%关口。

历史经验显示,中美利差水平较高时,中国国债等人民币资产的性价比较高,吸引外资大幅流入;中美利差大幅收窄后,外资流入动能减弱、甚至出现净流出。

“随着美债收益率上行,买入中国国债力度有可能边际减弱,但是持续买入中国国债的大方向不会变化。主要还是由于,即使美债收益率上行,距离中债收益率仍有相当大差距,同时全球机构投资者配置中国债券的比重仍有很大提升空间。”陈曦表示。

债市投资以我为主

短期上看,外资涌入对交易端影响暂时有限,并没有像在A股一样掀起波澜。

“当前来看,外资配债占整体债券市场的占比尚不高,因此外资买债不会对债券市场行情产生显著影响。当前债券市场收益率还主要与国内的配置盘及货币政策的变化有关。”杨为敩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

陈曦也指出,理论上外资持续买入有助于中国债市与国外市场利差收窄,方向趋同,但是从历史上看,外资对中国债市的趋势性影响并不大,国内债市主要由国内机构定价。在部分外资集中买入时点,有时会对中国债市造成扰动,国内市场也有部分投资者会参考外资投资者行为。

但是长远上看,外资进入中国债券市场的意义重大。常征指出,外资积极参与我国债券市场,一方面有助于将人民币债市开放成果传递至更多国际参与者,吸引更多外资参与中国债市,促进市场主体多样化发展;另一方面,外资机构在投行和财富管理等领域涉及更多跨境业务,在为客户提供衍生工具对冲风险、解决合规税务等问题过程中,将不断通过实践促进国内债市机制的完善,有利于从规则层面推动我国债市的开放发展。

“中国拥有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外资配置比重仍然明显偏低。在中国债市迎来海外资金规模扩大的同时,境外机构投资者不仅数量将稳步增长,投资来源也将更加广泛地遍布全球各地区,投资者类型也将更加多元化,从而加速债市开放步伐,持续提升国际化水平。”常征说。

值得注意的是,从境外机构持有人民币债券的构成来看,国债、政策性银行债和同业存单的合计占比超过90%。海外投资机构对高资质、中短期债券类型的偏好,反映出在权衡持仓收益和相应风险之后,外资目前仍倾向于选择安全性较高的人民币债券。

常征分析,一方面,考虑到利率、汇率、债券价格波动等风险因素的存在,金融衍生品等风险管理工具不够丰富,一定程度上可能约束了海外机构投资城投债、企业债等信用债产品。另一方面,随着近年来外资投资渠道不断拓展,监管流程持续简化便利,相关制度的法治化和国际化特征越发凸显,海外投资机构已经开始多元化人民币债券配置。

与此同时,国内企业的信用债违约,往往导致市场剧烈波动,国内债市在投资者保护政策和安排方面仍需完善,也可能是外资不敢轻易投资信用债的原因之一。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